愚笨的我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我有自己要走的路啊,可以不要再张望了

有时极累,却不能睡,不敢睡,要是能和猫倌说说话就好了

半年祭

身体疾病带来的痛苦并不能抹杀一个生命,是寂寞和孤独

从此就这么断开了,断开罢,断开罢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

姨妈总可以带来无缘由的悲伤,用来哭死足够了

大概可以一边断断续续打瞌睡一边聊天的谈话才是没有障碍的理想态

我爱色彩,可我的情绪也会失控在色彩的流转中

男瓜酱:

豆虎豆花是两只喵

我的两主子

每天在我面前秀恩爱

爱的是死去活来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