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逸待劳,以饱待饥,而不令敌人窥我虚实,此所以百战百胜。

制敌为兵道,克己为儒术

行大于知,知为行

巧者不过习者之门。兵之用奇,全从教习中来。若平居教习不素,一旦有急,驱之赴敌,有闻金鼓而目眩者矣,安望出死力而决胜乎?

外其身而身存,后其身而身先

先生尝示学者曰:“吾始学书,对模古帖,止得字形。后举笔不轻落纸,凝思静虑,拟形于心,久之始通其法。既后读(程)明道先生书曰:'吾作字甚敬,非是要字好,只此是学。'既非字要好,又何学也?乃知古人随时随事只在心上学,此心精明,字好亦在其中。”后与学者论格物,多举此例为证。

若上好静,遇事便乱,终无长进。

不朽在人格,生活在心意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