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祭

身体疾病带来的痛苦并不能抹杀一个生命,是寂寞和孤独

从此就这么断开了,断开罢,断开罢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侥幸汇成河

大概可以一边断断续续打瞌睡一边聊天的谈话才是没有障碍的理想态

我爱色彩,可我的情绪也会失控在色彩的流转中

过去的你是怎样的并不重要,那属于过去
而现在的你所做的将逐步走向未来的自己
                                    ——  Phospho
要做一些伟大的事情时就要放下自己的恐惧
即便是死亡
   ...

暖阳,春风,陪伴,幸福突然就像树叉间刚冒出的小芽儿,嘭嘭的绽开了

那么多的可遇不可求,音乐和物体承载的记忆就像湿毛巾,缓缓慢慢的一步重比一步,却又唯恐这重量蒸发不见

© | Powered by LOFTER